白马山上
您的位置:武隆网 > 文化 > 正文   |   2019-10-16

  ◇杨献平

  我们当然可以走得远一些,再远一些,可是,在很多时候,大地的样貌有时候是差不多的。这是一个悖论。比如北纬三十度及其周围,文明和地理的奇异,是其他纬度所不?#19978;?#27604;的,但其山势与生物却又极其相近。比如白马山,其地质构造的?#32428;?#21487;以追溯到新生代和古生代,那个真正“翻天覆地”“再造世界”的雄壮的时代,也得益于此,今之白马山境内深涧峡谷、危岩高崖,林立而雄?#24726;?#20960;乎每一处,都带有鲜明的地壳运动痕迹,也都有着这样那样的传说与神话赋予。

  傍晚时候上山,曲折蜿蜒,从低处到高处,尽管有车子,但还是觉得,这样一种攀升的姿势,是人类由来已久的,也像极了某种精神的塑造过程。迎面不断有卡车、摩托车和越野车无声而来,我觉得了某种危险性。但仔细想想,人的每一天,在每一个场景中,危险无处不在,体现了生命的脆弱性与命运的无常。

  白马山海拔最高处为1900多米,这在乌江之畔,川黔之地,甚至整个重庆,想必也是独特的。据我有限的了解和观察,中国西南之山,极少有硬岩石构成的巍峨与坚固,倒是由粗砂与巨石的堆积起来的占据多数。

  白马山亦如是。

  落脚的地方名叫天尺?#28023;?#34022;然看到众多的房屋,每一幢都很崭新,充满新的城镇的味道。从这个名字看,当然也含有神话的意味,天尺、天尺,大致与传说中的天庭的最高权利者有某种联系。果不然,当地的朋友说,白马山与仙女山遥遥相对,起先,两者为一对名副其实的神仙眷侣,后遭王母娘娘责罚,以天堑为界,隔断鸳鸯。其身边的乌江(牂牁江、黔江),为贵州第一大河,亦为长江上游之最大的支流。

  夜晚,大开窗户,也是安静的。在当下时代,大地的每一处,只要是远离城市,我们就可以获得希见的安宁,不论内心和灵魂是否?#19981;?#22914;此,至少肉身可感。夜虫的叫声此起彼伏,有一种潮汐的感觉。不知名字的鸟儿偶尔朝着黑夜喊几声,虽然不知?#28010;?#20204;说的是什么,但至少可以传达一种信息,不管听的对象是谁,听到的感觉与情绪如?#21361;?#36825;本身就是一种活着甚至幸福着的证明。

  白马山源出大娄山,为其西南翼,衔接川南,通达道真,为重庆之门户。大娄山位于贵州遵义境内,当年中央红军经过此地,毛泽东写有著名《忆秦娥·娄山关?#32602;?#20840;词为:?#25300;?#39118;?#36965;?#38271;空雁叫霜晨?#38534;?#38684;晨月,马蹄声碎,喇叭声咽。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从头越,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。” 20世纪四十年代的解放战争时期,蒋介石曾令宋希濂部死守此地,为的是确保其西南之地的安全,为“还都重庆”战略作铺垫,却在我人民解放军面前,一败涂地。

  历史在某些时候的过程与细节,颇耐人?#25300;丁?#20961;险要之山,屏障之处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,当然,这兵家必争之中,也包含了诸多的历史经验与?#36136;?#32463;验。在白马山的夜里想到这些,顿觉别有趣味。黎明之时,睡得正?#24726;?#22240;为,这高山之巅,绿色之地,给人的当然是无边的清静与丰沛,尤其是白马山上的银杉、水杉、珙桐、荷叶铁线族、银杏、鹅掌秋、水青树、穗花杉、兰果杜鹊、天麻等植物,与成片茶树一起,还原了本真的自然及其所应具备的空气与所有的声响,甚至还可以听到已经消失了的云豹的叹息,躲在深谷密林之中的黑叶猴、灵猫和水獭等生灵的灵活飞度与机警的身影。

  大地的每一处,都是充满生机的,有的展现了出来,更多的在独自隐藏。白马山尤其如此。早上有雾,雾锁关山,看不到更远,与之相对的仙女山也被遮蔽了,那白雾,像是一方白色的巨大的纱巾,把仙女围裹了起来,让我看不到她的真容。对此,我不觉得有什么遗憾,很多时候,看不到的事物所具备的美感,在想象中,比看到更为动人。在连片的茶园里,有一种温润的气息氤?#24471;?#25955;,丝丝入扣,从口鼻进入,使得全身清澈。由此可以推测,在古老的年代里,白马山的茶叶肯定也赫赫有名,同时也随着骡马与人的脊?#24120;?#19996;去南往,与巴蜀之地其他地方的茶叶成为文化和文明的使者,乃至很多人借以养家糊口的主要载体与媒介。

  而这里,只是白马山中间偏上的部分,再向上,是国家级森林保护区。进入其中,林幛如幕,层层叠叠,高低不同。至一处,竟然有三面自然的湖泊,其中一面明澈如镜,倒影蓝天白云。由此令人想起“兑卦?#20445;?#27901;中见日月,其?#28304;?#26352;:“亨,利贞?#20445;?#24847;思是,一切顺利,利于坚持。古人在创造文明的时候,果真是师从自然的,正所谓“天垂象,圣人则之”是也。另外两面湖泊,紧挨在一起,整体看,犹如一对乳房或者女性的双肋,透发的柔媚之气,则极容易让人想起?#21485;?#24369;胜刚强”这句话。下午四点多,乌云乍起,遮蔽了可以远眺的视线。

  走在野花点缀的草地上,我觉得,此地可以建造一座小型的宫殿或者一般的建筑,一些人,不奢求什?#27492;?#19990;?#36824;螅?#20110;此居住的话,肯定有着世外?#20197;?#30340;意味,久而久之,说不定还可以羽化登仙。正在这样想的时候,忽然下起了雨,虽然不大,但也略显急迫。我躲在保护区的房檐下,坐在小凳子上,有一位年过六十的人,端来一盆子的煮玉米。这是我的最爱,还有所有的素?#22330;?#21827;食的时候,我在想,自然的本质就是要人无欲无求、心怀感恩与宽容的,这白马山,本质近乎大道,或者是“道”的具体体现。对于这里具体的物种与偶尔来到这里的所有人?#27492;擔?#33021;够在此体悟,肯定是人生的一件幸甚至哉的事情。

[打印]

[责任编辑: ]

狂野亚马逊在线客服
大乐透预测专家 全牌三肖六码 11选5稳赚技巧任8神号 有没有什么挂机赚钱软件 棋牌捕鱼平台 500彩票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七乐彩开奖结走势图 官方幸运赛车计划 pk10精准7码计划 1选5奖金 天天pk10计划安卓版 彩票中了八万不让兑奖 干个贸易公司赚钱吗 炒股的技巧 山东威海二手房东赚钱吗